未九

努力投喂喜欢的人!

@Aomine青柠 您点的学pa!感谢cpsp款待,咕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

正文↓

嘉德罗斯是跳级上的大学,但他一开始真没想过在大学跳级。四年自由清闲的时间呢,谁想不开自己去缩减。

所以说,都怪格瑞。

嘉德罗斯说得振振有词,格瑞眼皮都不抬一下。

“这就是你要我浪费一个上午的时间陪你晒太阳的理由?驳回。”

是谁先招惹谁的啊,白痴。




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嘉德罗斯几乎想躲着格瑞。什么嘛,他气哼哼地想,他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和不怎么管学生的大学老师井水不犯河水,没想到居然还有几乎管到他内裤穿什么颜色的学生班主任!他抱着箱子跟在格瑞身后,想着那群损友出去玩时揶揄的笑容,气得一路把小石子当成格瑞来踢。

“抱着箱子就走稳当点,小心摔跤。”格瑞听到了他踢踢踏踏的动静,头也不回地提醒。

“你这是看不起我从小打篮球的平衡神经!”嘉德罗斯大声抗议,愤愤地瞪着眼睛。

格瑞终于回头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但嘉德罗斯看来这一眼根本就是质疑。他反应了一下,忽然炸了起来。

“你看我长得矮是不是?”嘉德罗斯几步跑到格瑞前面倒退着走,面对面地表达愤怒,“我才十五!迟早高过你!”

被当面戳穿那点小心思,格瑞有点尴尬地移开了视线:“只是在想你打篮球的话打什么位置……”

“那不还是看我矮觉得我只能打后卫?”嘉德罗斯不肯放过他,转个弯继续往他面前凑。

格瑞把几乎脱口而出的“不然呢”按了下去,想了想说:“我看了你的资料,你……跳级经验挺多的,也经常转校,会在校队打固定位置吗?”

“我才不。”嘉德罗斯嗤之以鼻,“谁乐意跟那些渣渣混在一起,我都是打街头篮球,抢前锋。”

“那你还挺厉害的嘛。”格瑞难得这么直白地表示肯定。嘉德罗斯好像微妙地被安抚了,他哼了一声:“那当然。”

“那么嘉德罗斯同学,”格瑞忽然提高了音量,“能者多劳,请你担任我们班的班长如何?”

嘉德罗斯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班级聚会的地点了,被花墙包围的石墁地上围坐着一圈面熟的同学。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拒绝的话便有些开不了口。而格瑞放下箱子坐了下去,还在慢条斯理地加码:“还是说,你觉得有人比你更厉害,更适合领导大家?”

“那谢谢学长赏识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嘉德罗斯不便发作,咬牙切齿地应道。

格瑞点了点头:“那么剩余班委的评选我们投票进行,请准备好竞选副班长的同学到中间来进行发言。”


半个小时后班会结束,格瑞说留点时间给同学们自由交流,自己先走一步。一片的“学长慢走”里他收拾纸笔站了起来。嘉德罗斯瞅准了时机跟上去,把他堵在了花墙夹道的小径里。

“你什么意思?”嘉德罗斯仰着脸看他,语气相当不善,“其他人都是竞选,只有我是指派——格瑞学长,公报私仇也没有这样的吧?”

“首先,我们并没有仇。”格瑞指出他的逻辑错误,“我只是觉得有些事需要你来做。”

“即使我并不想做?”

“即使你并不想做。”




找格瑞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回去打发了一圈来自同学的羡慕和关心之后,嘉德罗斯身心俱疲地回到宿舍,栽倒在床上。

雷狮从上铺探出头来看他:“你出去浪了?怎么累成这样。”

“快别提了。”嘉德罗斯滚了半圈,露出生无可恋的眼睛来,“我可能以后都不能出去浪了……”

“什么事这么严重?又是那个格瑞搞你?”雷狮递了一袋薯片过去聊表安慰。“上次聚餐他叫你去发户口材料,上上次轰趴他叫你去准备班会,他想让你从良啊?”

“除了他还能有谁?”嘉德罗斯又趴了下去,“难道真的要试试跟他来软的……我不想啊……”

“格瑞这人我稍微知道一点,软硬不吃的,你先死了这条心吧。”雷狮趴在床边幸灾乐祸,“不过说真的,嘉德罗斯,你搞不动他,想办法让他当不下去,换个你能搞动的来不就行了?”

嘉德罗斯仰起头来,表情并不像看到了希望:“但是什么情况下学生班主任会当不下去?”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申请过!”雷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躺回枕头上哒哒哒地打字:“但是我可以大发慈悲地帮你问问。”


两天后,嘉德罗斯在图书馆和雷狮面对面坐着,面前摆着一圈文件、成绩证书、申请表和计划书,像个彻头彻尾的好学生。

“好了。”嘉德罗斯把计划书丢到一边,在学生班主任任免条件上划了个重点,“现在我们知道要格瑞下台需要重大失职,要么下次他让我送些啥材料的时候我把材料丢了?”

“你傻吗?”雷狮对这种想法表示了充分的鄙夷,“你信不信最后责任分下来你八他二?而且书面材料这种分分钟拿出备份的东西,能算什么重大失职啊?”

“那还能怎么办……剩下的看起来都不像是他会犯的错误。”嘉德罗斯往下扫过一排叉,眉毛又皱了起来。

“格瑞什么人啊,当然离被罢免远着呢。”雷狮怜悯地拍了拍他的头,“所以要么伪造证据,要么舆论倒逼。”

“伪造给校方看的证据不行,不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嘉德罗斯抬起头来,“我知道怎么做了。不过……”

他顿了一下。

“如果用这种方法的话,我为什么要等两天,看这种并没有什么用的文件啊?”

“我觉得这句话你应该去问安迷修。”雷狮哼了一声,“我只是问他学生班主任的任免需要什么条件,鬼知道他为什么整理了两天的文件,还给我写好了整整两年四学期的计划书!”




要制造负面评价,当然从寻找污点开始。嘉德罗斯先找了学校的论坛——天可怜见,并没有几个活人。嘉德罗斯试着搜索了一下格瑞的名字和学号,倒是发现了几个格瑞发的学术贴,嘉德罗斯认真看了看,那语气平板到嘉德罗斯几乎能看到他冷淡严肃的样子。

好吧,此路不通。嘉德罗斯关上了网页,打开了专业群。

点我看聊天记录

眼看匿名迷妹发言越来越多,淹没了正常回复,嘉德罗斯冷静地退出匿名,关闭群聊。

好吧,此路也不通……

他准备把电脑也关掉,忽然一个聊天窗口跳了出来。

安迷修(16级01)通过群“大水淹了微机房”向您发来消息

“抱歉,我并不能很好地描述他。他也不希望你对他的了解是道听途说。”

“想了解他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去接触看看呢?”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开什么玩笑,他的目的明明是远离格瑞,现在说为了这个目的,他需要先去接触格瑞?

安迷修是吧,真是多管闲事。

嘉德罗斯关上了电脑。




“对了。”雷狮打着游戏,忽然提了一嘴,“你不是说要搞定格瑞吗,这都几天了,怎么一点风声也没?”

“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没缝。”嘉德罗斯把眼罩一拉,扯过被子装死。

“我是真没想到你会把自己代入苍蝇。”雷狮停下了打游戏的手。“你真的是嘉德罗斯吗?”

嘉德罗斯对着他床板抬脚就踹:“我是说那些会来看热闹的人!”

雷狮往床角挪了挪,不打算和他计较。“我觉得你方法有问题。”他冷不丁丢出一句,“你看格瑞那个拒人千里的样子,能长期近距离接触的都是他亲信了,怎么会出卖他?所以找到污点进行针对性放大行不通,你需要一些普适性更强的办法……”

嘉德罗斯扒着床边幽幽地露出头来看他。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嘉德罗斯说,“我正在和他长期近距离接触!我说没缝就是真的没有!而且极其冷淡,极其无趣,我故意不好好做事他都能迅速及时毫无破绽地补救,这样的人,就算他是话题中心也没什么戏看!”

雷狮愣愣地看着嘉德罗斯,手机滑掉在床板上,播出一声巨大夸张的被击杀音效。“你行不行啊嘉德罗斯!”雷狮受不了地大喊起来,“他包庇你!这还不算污点吗?快去保留证据啊!”

嘉德罗斯思考了一下,勃然大怒,更大声地吼了回去:“我这么完美的人,被偏袒被包庇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雷狮你什么意思?!!”

宿管狠狠地敲了三下门。两个男生一起看了看门口,又迅速转回来互瞪,还准备互掐。宿管在门外拉下了电闸,这下他们谁都看不见谁了。

世界总算安静了。




格瑞坐在嘉德罗斯对面,被嘉德罗斯面前的电脑挡了一半。嘉德罗斯心不在焉地敲敲打打复制粘贴,时不时抬眼瞟一下格瑞。

昨天晚上回去他认真想过了,雷狮说的不无道理,但是顶多有五分道理——给做错了事的学生补救,也算是学生班主任的职责之一,有问题的是包庇犯错学生(虽然嘉德罗斯是自己故意的),格瑞甚至没有告诉其他人他犯了错。这种行为的动机往纯洁里说是既然有办法补救就不想影响犯错学生本人,往有看点的方向说就是……格瑞喜欢他。

然而格瑞是一个能找到事就决不让他闲,能盯着他到12点就决不11点59放他走的大坏人,因为他,嘉德罗斯已经很久没能出去浪了。喜欢?别搞笑了。

不过嘉德罗斯本人相信不相信不要紧,苍蝇们相信就行。嘉德罗斯找出雷狮的聊天窗口来,一口气发了3个窗口抖动,叫他把帕洛斯借自己用几天,会付钱的。

雷狮:你要对帕洛斯干什么他不是出来卖的你不怕下次见面佩利打死你吗???

嘉德罗斯:不怕,他打不过我

嘉德罗斯:不过你在说什么???

嘉德罗斯:帕洛斯是不接工作了还是不要钱?

嘉德罗斯:而且关佩利什么事???

嘉德罗斯:雷狮?还在吗?


帕洛斯在高中时也是个传奇人物。作为校报的主编,他大部分时间收收投稿发发任务,闲得像根一尘不染的拖把,但偶尔他会亲自上阵,几张气氛嗳味的图,一段不为人知感人肺腑的故事,刊登在校报的全彩副刊上,当事人看了都以为自己在谈恋爱!不过这种工作是收费的,帕洛斯要劳务费,工本费,还有他家狗狗没人陪伴的精神损失费。一分行钱一分货,帕洛斯确实造成了很大影响,也撮合了不少情侣,不管是想干扰对手的主顾还是暗恋另一半的主顾都很满意。他相信自己也能让嘉德罗斯满意。毕竟这是他到大学来的第一单,一定要打出名头,而且嘉德罗斯给的钱够他养四年佩利。

不过从他误会了嘉德罗斯的目的开始,这次的单就注定坎坷。

嘉德罗斯给他发任务的时候说的是“帮我搞定一个人”,同时要求这人绯闻的另一半是自己。帕洛斯见过很多这样要求的主顾,满口答应下来,但是——恕帕洛斯孤陋寡闻,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要求的目的不是撮合自己和对方!

雷狮带来这个噩耗的时候帕洛斯第一时间和嘉德罗斯取得了联系,在得到“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想和格瑞谈恋爱的错觉”这种答复后他抓散了四根辫子。然后他在地上找回了自己的发绳,重新绑好,忍辱负重地坐回工作台前。他拔下大头针,把嘉德罗斯占座等格瑞来、嘉德罗斯给格瑞烫火锅这之类的照片收了起来,留下格瑞在嘉德罗斯宿舍楼下看表、格瑞和嘉德罗斯一起午睡这种……嘉德罗斯看起来不太倒贴的。

帕洛斯一边收拾一边来气,不喜欢还这么亲密,嘉德罗斯是天然渣还是故意渣?他又怒其不争,这届八卦群众到底行不行啊?这种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的亲密,居然还没传出绯闻,搞得他帕洛斯需要碰到这种傻逼甲方!

然而天大地大金主最大,帕洛斯吃了教训之后之后积极和傻逼甲方交流,又去拍了一些照片,写了新的文稿,很快完成了任务。并把半路报废的那篇稿打了厚码发在了o乎“怎样和高年级学长谈恋爱”的问题下面,收获了许多感同身受的评论和几百个新粉丝。


嘉德罗斯是天然渣。

一开始的亲密是被格瑞强迫的,毕竟是格瑞想让他从良,等上课盯自习一起做班级工作是常规操作。嘉德罗斯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他不是没和格瑞闹过,但是格瑞真的软硬不吃——也可能

是嘉德罗斯的工作做得太好了不想放人。嘉德罗斯是完美主义,虽然不愿意做但做了就必须做好,他被其他愚钝的不积极的班委气得半死,拍着桌子发号施令安排好一切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到格瑞在台下偷笑。

后来他自我调节了一下心态,继续跟格瑞对着干他会比格瑞先气死,那为什么要自己折腾呢?于是他调整策略寻找了外援。帕洛斯的业务能力还是有口皆碑的。见得帕洛斯满口答应甚至承诺假一赔十,他心里也放松下来,事事依着格瑞的安排和他相处——反正,最后的晚餐了,很快小白兔嘉德罗斯就要摆脱大魔王格瑞恢复自由身了,再忍几天又怎么样呢?他沉浸在上帝视角安排一切的怜悯里,看格瑞都没那么不顺眼了。

所以,现在,他本来应该也是这种高高在上等待结局降临的心态,为什么这么心慌?这么辗转反侧?

格瑞已经三天不曾在他面前出现了。

帕洛斯的工作一如既往地迅速有效,流言传播开后成为了军训教官某某与学生某某某恋爱之后的又一大八卦,加上嘉德罗斯才十五岁,两人是同性,格瑞给了他不少特殊的待遇……种种原因让话题迅速引爆了。格瑞本来是毫无知觉的,他不参与八卦,甚至社交都很少,还整忙于组织嘉德罗斯这个班的又一次聚会。嘉德罗斯当然是和他一起准备的,但一切都准备好,聚会如期进行的时候,格瑞并没有过来。

嘉德罗斯坐在空出来的那个位置旁边,心里那些不上不下的期待全都变得如鲠在喉。夜晚的风很悠长,星辰闪烁,青草芳香,同学们的交谈声欢笑声卷在风里,嘉德罗斯却心不在焉地一次次划开手机,期盼着格瑞给他发点什么。什么都好。

但他最后也没等到格瑞。倒是帕洛斯给他发了一组照片。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系主任满面阴云。格瑞在画面边缘侧身对着镜头,正在关门。

帕洛斯:搞定

帕洛斯:我家宝贝的狗耳朵都听到咯,他说要请辞,稍后会递交正式的书面申请,他保证不对学校、对院系的形象造成影响。

帕洛斯:就是说,他不会再跟你有什么接触了,更没可能管着你

帕洛斯:那么结账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着这几句话很久,有一种荒谬的不真实感。格瑞不会来了吗?明明这个聚会都是他和格瑞一起准备的,格瑞给他挑了无数的刺,现在聚会举行得这么好,大家都来齐了,他却缺席,他却不会看着宾主尽欢的场景,对身边人说一句“做的不错,嘉德罗斯。”

他看了很久,直到手机屏幕都暗下去,他才把它收起来,加入了欢腾的人群。

夜已经深了,风好像有些凉,长长地、空荡荡地钻过他胸口。

被晾在手机那头没收到账的帕洛斯:mmp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真的从良了。

格瑞是真的不管他了,隔壁班的学生班主任安迷修暂代他的职务。安迷修是个一切都规矩守礼的老实人,完全没有格瑞对付嘉德罗斯的剑走偏锋游刃有余,天天忙于和雷狮斗智斗勇,也没闲心关照现在不怎么出格了的嘉德罗斯。不过他勉强让雷狮把兴趣从校外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也不知道算不算管教成功。

没人管也没什么影响,嘉德罗斯破天荒地学会自律了,也可能是失去了破坏规则的兴趣。

他忍不住去思考格瑞的行为,发现他从来没有看懂格瑞的目的。职务可没有要求他做到陪自习陪午饭几乎就差陪睡的地步——哦不,午睡还是陪了的——也不可能是图工时、额外学分啥的,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干脆地一走了之。出于安迷修那样的责任感?但格瑞自始至终只这样管过他一个人,还这么利落地半途而废……

嘉德罗斯从床上坐起来,把脸埋进手里——他发现了,他最耿耿于怀的、最解释不通的,是格瑞面对流言毫无辩解、不辞而别。

难道他真的喜欢我?嘉德罗斯小心地设想了一下,好像很多东西都解释得通了。但是旋即他又自我否定了,格瑞喜欢他的话固然是会希望他好、想要与他多相处、为他做力所能及的事,甚至会面对绯闻无法否认,但他同样不该就这样突兀地离开他,甚至欠着他一句夸奖,就这样不辞而别。

嘉德罗斯伸手推了推上铺床板,出乎意料地轻,雷狮不在上面,恐怕还在校园某处和安迷修斗智斗勇。嘉德罗斯思考了一下其他可以询问意见的人,翻开通讯录挨个划过去,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付帕洛斯钱。

他先转了一个相当大的金额过去,然后不等帕洛斯说话,紧跟着发了一句话过去。

嘉德罗斯:这些先给你。但是我觉得我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帕洛斯过了一会儿才回了消息:你说?

嘉德罗斯:为什么格瑞这么轻易就走了?这根本只是你计划里的第一步,你连他会怎么辩解怎么回应都写了planA~E的五种,但这些方案里都没有他直接这样走了的预想!

帕洛斯答得相当漫不经心:他喜欢你是事实呗

嘉德罗斯:不可能,那他为什么就这样走了?都不争取留下来的吗?

帕洛斯手悬在键盘上半天敲不下去。感情找我买方案想弄走他的不是你,现在居然又想他为什么不留下来!我明明早就知道你俩是两情相悦的只是有个合金脑袋没开窍……帕洛斯真的很想说壮士您有喜了赶紧补个婚礼送入洞房吧,但是帕洛斯敢吗?帕洛斯不敢。

帕洛斯:他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吧,你想知道的话问我不如问他本人。

这个格瑞,可坦诚点吧。帕洛斯这样期待着,感觉自己像他俩亲生的老母亲。




安迷修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格瑞正在宿舍写辞职报告。word里躺着孤零零的几行字,光标凝固在句末闪动着,一下又一下,像缓慢沉寂的心跳。

大多数时候格瑞的心跳就是那样的一种节律,稳定到毫无波澜,也很难被外界干扰。但他现在整个人缩在椅子里,倒是希望自己能回到那种稳定精确如同机器的状态,早点完成“写辞职报告”这件事。他很清楚这件事是非做不可的,甚至心里已经拟好了非常客观官腔的腹稿,可他就是缩在那里,一点抬手把它们敲出来的欲望都没有。

他的生活像一条直线,向着最有价值、最高效的方向而去,本不应该有任何波澜。但是嘉德罗斯出现了,带来了唯一的未知数。

格瑞一开始报名做学生班主任确实是冲着额外学分和简历去的,顺便看有没有优秀新人可以挖到自己的科创团队。他当然也预料到了可能会有刺头,不过晾着就行了,真出了事也是教师班主任的责任,更何况大多数刺头其实早就有经验了自己知道分寸。

直到他接手了新生班级才发现情况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在他试图去接近入学成绩第一的新生的时候上来就碰了壁,对方居然第一次与大学交接就表现了不配合,到校时间接应地点联系方式都是乱填的,格瑞抱着做他在大学里第一个认识的人,以后好挖墙角的小私心去接他,三小时后回学校见到嘉德罗斯时他已经躺在开着空调的宿舍里和雷狮相谈甚欢了。他确认了嘉德罗斯的身份,把他叫了起来做到校登记。嘉德罗斯愣了一下,一溜嘴就说了出来,不会吧,还有人管这种事?

这是他们的初见,两人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不是太好。

那之后嘉德罗斯对格瑞简单粗暴能躲则躲,格瑞对他的态度反倒十分微妙。他本身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嘉德罗斯这么大的麻烦他很想搁置。但是他看过嘉德罗斯的学生档案,除了学习成绩之外一项项的科创奖项更吸引格瑞的目光。高中生搞这些东西八成是为了校招,有一个就够了,而嘉德罗斯有很多,而且他是高考正取,没有参加校招。是个有兴趣也有能力的好苗子,全能型的天才,格瑞不想放弃。

第二个他没预料到的事出现了,嘉德罗斯自己放弃治疗甚至早于他考虑放弃嘉德罗斯。

格瑞选择强制进行治疗。感谢学生班主任的职务之便,他还能把嘉德罗斯堵在教室自习室图书馆里。

但未知数可以预测的话就不叫未知数了。他可以把嘉德罗斯绑在身边,嘉德罗斯也可以给他带来更大的变数。

他第一次试图去拢住一团火,已经做好了被灼伤的心理准备。可嘉德罗斯只是逼视他,在他已经准备好应战的时候,又打破了他的预测。那团火仍被他安然无恙地捧在手里。格瑞注视着他,他眼神明亮,脚步轻快,自信又狂傲,总是不由分说甩下绝对正确的论断。格瑞发现自己注视他的时间过于长久了。他可以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但嘉德罗斯始终在他身边,明亮的,惹眼的,锐利的,温暖的……他可以从自己的词汇库里找出无数好或者不好的形容词来描述嘉德罗斯,怎样的嘉德罗斯都好,他忍不住不去看他,也制止不了自己在一个个无法预测的事件里渐渐失控,渐渐发现,自己有那么喜欢他。

——当然嘉德罗斯本人目前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等丰功伟绩。他还在格瑞宿舍楼下徘徊,攥着一手的汗。

待会儿要怎么说呢?他苦恼地咬着指甲。一时冲动就从宿舍里跑出来了,其实他根本没想好问什么怎么问。只是那一点小小的可能性驱策着他,让他想来这里要到一个答案。格瑞会喜欢他吗?会吗?


“书架右边第三本,蓝色封面的这个?”格瑞从安迷修书架上抽出他要的书。

“是的!帮大忙了!”安迷修在电话那边语气都轻松了,“麻烦你再帮我送到楼下,我有叫学弟去帮忙拿,但他进不了我们宿舍楼。”

“嗯。”格瑞挂断了电话。

但是他一出宿舍门看到的就是徘徊不定的嘉德罗斯。他心里不由自主地摇荡了一下,又被他按了下去。

“安迷修叫你来的?”格瑞若无其事地开口问他,手上的书已经递了出去。他不准备有更多交集。

“是帕洛斯……”嘉德罗斯下意识地反驳,猛然回神。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格瑞,眉目冷淡如初。

来不及多想,他抓住格瑞的手腕把人按到了一边的墙上,仰着脸尽量有气势地开口。

“格瑞学长,”他心里咚咚直跳,“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啊。”格瑞不闪不避地直视着他。

嘉德罗斯怔怔地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嘉德罗斯落荒而逃。


当晚,大一男生宿舍。

“那个,雷狮……”嘉德罗斯辗转反侧半天,期期艾艾地开口。

雷狮唰啦一下把床帘拉上了。“你闭嘴。”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嘉德罗斯强烈抗议。

“我今天都看到了。”雷狮又唰啦一声拉开帘子,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你以为真正被安迷修叫去拿书的那个是谁?我不过是来晚了一点,刚好看见你那个丢人样子,要是再多几个人看见你以后出去别说你是雷狮宿舍的!”

他越说越气,简直想拍床,他在迷弟迷妹无数放个小电能迷晕一片的环境里长大,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嘉德罗斯这种告白成功——好像也不算告白,反正问出了对方喜欢自己——之后,自己跑了的奇葩纯情怪,这种人不要等人来踢出大佬群了,应该自己退群!

“可是……”嘉德罗斯缩了缩,万幸他缩回去脸红冒烟之余还记得把话说完,“格瑞他,真的喜欢我诶……”

“这是重点吗?”雷狮真的拍床了,“他喜欢你,你跑什么?”

“我不知道,我……我就是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他居然喜欢我,天啊——他居然真的喜欢我!”

雷狮冷眼旁观嘉德罗斯在床上滚来滚去,心想几天前这货还说自己这么完美被偏袒被包庇很正常呢,现在怎么不觉得被喜欢很正常。这种反应简直像那些刚和偶像握过手的小粉丝——哦,他还真他妈捏了格瑞手腕。

雷狮不想管这档子事了。谈恋爱真是使人智商下降,除了他雷狮没一个例外的。


嘉德罗斯这几天过得如在云端。

格瑞喜欢他,这件事实在是太梦幻了。雷狮期间看不下去问了好几次你喜欢他什么啊开心成这样鉴于嘉德罗斯的自负雷狮没问格瑞喜欢他什么,嘉德罗斯答不上来,但他就是觉得幸福得近乎虚幻。格瑞毕竟是那么好的一个人。长得好看,头脑也好,厨艺也好,还不挑食,而且还喜欢他!

现在他总算被丢回现实世界了。

“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不答应和我交往?”嘉德罗斯把格瑞按在墙上逼问。

“你说的是你‘好像’喜欢我,并不是喜欢我。”格瑞冷静地指出他的漏洞,“而且,就算你说了喜欢我,你真的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我能相信你吗?”

“我——”嘉德罗斯想要辩解,话出口前脸就红了。他撑不住那股气势,像个漏气的球那样软了下去,把头埋在格瑞肩上:“可我就是喜欢你啊……”

小小年纪从哪学的这些话,距离太近了,格瑞简直害怕自己的心跳被他听见。

他试着推开树袋熊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嘉德罗斯,据理力争:“你看,你现在根本都说不清对我是什么感觉,也未必真的清楚什么是爱,起码你到我这个年级之后再跟我说情情爱爱,这两年……”

“那我跳级。”嘉德罗斯放开了他,“你放水放得也太明显了格瑞,你不可能不知道我跳级经验有多么丰富。”

“我不是……”格瑞试图抗辩。

“我会跳级,去你的班级,还会进你们实验室,可能还要占你的另一半宿舍。”嘉德罗斯放开手,一步步后退,“我会正式开始追求你的,格瑞,你等着瞧!”

他跑远了,没入黄昏的树影里,格瑞还看着他的方向。

他慢慢蹲下身去,脸红得发烫。

怎么办……怎么办啊。

怎么看,嘉德罗斯都是认真的。





今天格瑞到实验室的时候,在自己的工位上发现了一枝玫瑰花。鲜嫩明艳的黄,和邻座那位的发色如出一辙。格瑞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绕过他走向自己的位置,拉开椅子坐下。

嘉德罗斯蹬着转椅转了半圈,撑着头看向格瑞,“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不需要。”格瑞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嘉德罗斯今天居然还带了一副眼镜,看起来相当纯良,当然格瑞清楚这只是表象。“你会在我隔壁工位符合你说的喜欢我,想接近我,花肯定也是你放的,符合你最近的追求行为。”

“回答正确。”嘉德罗斯打了个响指,“但是我还是要说一遍,我喜欢你,我在追求你,你迟早会接受的。”

“真有自信啊。”格瑞避开了他的目光。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嘉德罗斯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

格瑞说不出否认的话。

这样的反应就很让嘉德罗斯满意了。他转回身去继续算自己桌上的那堆数据,几乎要哼起小曲。

然后他听到格瑞的声音:“接近我的追求方式是正确的,花……就不必了。”

END.

写完了!能力不足有些地方写的不太清楚,欢迎评论提问!没人看出来我就当不存在了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