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九

努力投喂喜欢的人!

【酒茨】鬼压床(上)

写着玩玩,酒茨only
午睡时间突发脑洞
不知道有没有c可以让我ooc

酒吞又做梦了。
连续的梦他已经做了很久,梦里从山明水秀走到血火漫天,他都是置身事外,不过是梦而已,而且有人在他身侧,不言不语,和他一起冷眼旁观。
但是这几晚有些不一样了。梦里是粘稠沉重的黑,无边无沿,无始无终。他空荡荡地吊在那里,目不能见,口不能言,不知过了几世几年,几乎让他怀疑自己已入地狱,直到有人捞起他,给他渡过一口酒。
他醒了过来。然后有点恼火。
还是不能动,但是他浑身的感官是实实在在地苏醒了的,他能感觉到口鼻间浓重醇厚的酒香,和扑在颈侧的温热的呼吸。
有个人……啊不应该是鬼,手脚并用扒在本大爷身上睡着了,导致本大爷醒了也只能进入鬼压床的状态,想揍他但是不知道他是谁也动不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突然间周身一震,大天狗的翅膀拍在他脸上:“什么时辰了还在睡?晴明大人为了大义已经去魂塔试炼了,你在干什么?”
像是突然被从什么东西里剥了出来,那些触感一瞬间散去了。酒吞睁开眼,看到了大天狗冷冷的脸。
“……啧。”
酒吞揉着眉心坐起来,显而易见的不爽,“本大爷又不是那家伙的式神,扯上我干什么?”
“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为了维护世间而积极磨砺自己,不都是理所当然的吗?”大天狗居高临下,义正辞严,“你太怠惰了。”
酒吞懒得和他一般见识:“你是小鬼吗?世间有什么好维护的?值得维护的不过是你重视的人重视的东西而已,失去了他们的世间有如地狱,又有什么好维护的?”
他挥了挥手,像要赶走什么东西似的:“闭嘴吧,本大爷这就起来。”
大天狗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只深深看了酒吞一眼:“你好自为之。”
“快滚。”酒吞抖开自己放在床边的衣物,已经在想刚刚被大天狗打醒之前的事了。
又是梦?
他有些分不清了,和室的纸门大天狗离去时并没有关上,院子里阳光明媚花草招摇。这样的地方,为什么会做那样阴暗诡异的梦?
鬼使神差地,他伸手在嘴角抹了抹,又捻了捻。
酒香。
不是梦。
那就是见鬼了。

院子里的小妖传着,最近酒吞大人心情不好,谁都别去打扰他。
酒吞坐在庭院的树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葫芦,把这些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废话,谁要是能在被一只鬼连续地骚扰灌酒想捉他还死都捉不住之后心情明媚,他酒吞有一百种其他方法让他不明媚。
但是被骚扰的就是他,这就很糟心了。
目前已知,这只鬼有实体,能在安倍晴明的结界里来去自如,只对他一个人有什么企图,目前不知道这企图是好是坏,每次他获得身体的控制权时这只鬼的踪迹都会立即被抹去。
看来想捉住他的话只能借助外力了。
酒吞把葫芦挂到腰间,决定去找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听完了酒吞的描述,深深地看了他挺久,直盯得酒吞心里发毛。
“你看什么?”他忍不住开口。
“不,没有。”晴明用纸扇敲了敲手心,“我会处理的,放心吧。”
酒吞得了赦一般推门就走。这安倍晴明果然让人喜欢不起来。
“晴明。”内室的女孩叫他,“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也许真的是鬼吧,先去试试捉住他。”安倍晴明走进去,摸了摸她的头。
“如果不是鬼呢?”神乐仰头认真地盯着他。
晴明却不再说话了,已经开始命令小纸人把绘制符咒的工具往酒吞的房间搬。

就算酒吞一直不喜欢晴明,也不得不承认安倍晴明真的是个挺负责任、挺有行动力的阴阳师。
当天晚上他回到房间时就发现自己睡觉的地方被褥已经铺好了,下面用不可见的灵力绘了巨大的阵,枕下和被褥四角还有小纸人。
真是周全。酒吞拍了拍枕头,拉过被子闭上眼。
晴明坐在酒吞房间外的走廊上。他带了一本书,可他半天不翻一页完全不像是看进去了的样子。神乐坐在他身侧,看着他越来越焦躁,把书放到一边,不住地用扇子拍着手心。
“晴明,”她开口,“我早就想问了,如果我们是来捉鬼的,为什么你画的不是束缚阵,而是契约阵?”

tbc
晴明:那可是ssr啊!(不是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