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九

努力投喂喜欢的人!

一点报废了舍不得删的废稿,拿来水个tag,顺便试探lof排版
正文我另外在码……


嘉德罗斯第一次感谢自己这具身体的战斗素养。

他摸了摸颈侧,一手的鲜红。伤口再偏一点点就能砍入动脉,若无下意识的闪避,恐怕他也得折在这里。他随手搓了点圣火出来烧去了血迹,转头看向砍伤他的那个恶魔。

那个偷袭他的恶魔一击不中居然没有逃跑,而是将刀斜斜架在身侧摆好了防御的架势。嘉德罗斯审视着他,像霜雪像月光,典型的远离温暖与荣光的外表,烟紫色的眼睛冻住了一样波澜不兴。

“诱敌之计?”他看了看地上恶魔将领的尸体,又转向这个紫眼睛的恶魔,“报上名来,能伤到我,你还是第一个,我会好好给你立墓碑的。”

“你没必要知道。”恶魔的声音冷如迎面而来的刀光,连一个语气词都欠奉。

“哦,我倒是忘了你们恶魔并没有葬礼这种东西。”嘉德罗斯架住了刀锋,兵器相撞铿然有声。恶魔十分明智地没有和他角力,刀刃在神通棍上一触即走。嘉德罗斯随即追了上去。

“不过我会按天使的规格举办的。”他轻佻地说着,挥棍狠狠劈下!

恶魔在空中无处着力,干脆不闪不避挥刀迎了上去。自下而上的斩切把嘉德罗斯的力道也阻了一瞬,恶魔借着反冲的力量加速落下,轻捷地跳开。棍端擦着他头发轰然落地。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毛,刚想夸赞几句,就看到烟尘里一个鬼魅般迅捷的影子顺着伸长的神通棍冲了上来。这个速度根本来不及吟唱!他瞬间做好了近身搏斗的准备,恶魔却骤然停了步子,旋身——斩在了神通棍上!

掌中的神通棍巨震。嘉德罗斯立即明白了那个恶魔的想法,远离支点,全力斩击。生平第一次,他的武器被人打得脱手了。恶魔又一刀斩在神通棍上把它震远,自己借力加速。一瞬间,他出现在了嘉德罗斯面前。

只有一瞬间——嘉德罗斯交叠双腕护在身前,沛莫能御的光明魔力瞬间放出,这一瞬间魔力凝如实体,轰然的碎裂声中他和那个恶魔各自弹开。

烟尘散尽,嘉德罗斯和那个恶魔远远地对视。在正面迎敌的情况下,他又受伤了,右臂上不短的一道伤口流出血来。对面的恶魔居然也受伤了,他微微皱眉,把刀从被灼伤的右手换到了左手。

只是放出魔力而已,他魔法抗性这么差?嘉德罗斯挑高了一边的眉毛。

“喂,”他喊话,“要不要把你手上的伤治好了再打?”他举起胳膊来给恶魔看,往上面丢了个治愈魔法,伤口飞快地愈合了:“像这样,很快的!”

恶魔的表情终于有了点波动,只是看他的眼神越发像看神经病了。

明摆着的不接受。

嘉德罗斯不再说话了,他举起了神通棍。对付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家伙他有得是经验。

……虽说有经验,还是费了点功夫的。

左手持刀的恶魔并没有变弱多少,他可以用全身来配合他的刀,刀在哪只手里倒没那么重要。所幸左手的握力还是差了些,嘉德罗斯报复般打落了他的刀,带着满身细碎的伤口把恶魔压到地上,抽出光索捆了个五花大绑。

“你输了!”他跨坐在恶魔腰上,居高临下,趾高气扬:“让我给你治疗!”

他忽视了恶魔那古怪的表情,自顾自扯下他的手套,露出灼伤的皮肤来。他捏牢了那只手,将准备好的治愈术贴了上去。

血涌了出来。

“怎么会!”嘉德罗斯震惊地中断了魔力供给,像甩烫手山芋一样把治愈术的光球甩开。他双手捧着恶魔流血的右手,不知所措。

“你是想换个方式杀我?”恶魔仰躺在地神色平静,连一声痛呼都没有。

“我不是想杀你!”嘉德罗斯急忙辩解,可惜他还捧着自己刚创造的伤口,实在没什么说服力,“我怎么知道治愈术不能给你用,我又没给恶魔——我又没给其他人用过治愈术!你是第一个!鬼知道你魔法抗性这么差啊,只要是光魔力就能弄伤你!”

他说着说着气急败坏起来:“说到底还不是你的错!我可是第一次给别人用治愈术!”

“也是第一次有人给我用治愈术。”恶魔很平静地看着他,“为什么要给我用?”

“不能用右手的话状态太差了!”嘉德罗斯大声抱怨,“之前是我轻敌了,没出全力,我认真起来的时候你又不能出全力,这怎么行?我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好点的对手!”

恶魔眼眸微动。

“喂,来做约定吧,”嘉德罗斯拽着他的领子,“以后我们打架的时候我不会再用魔法,一丝魔力都不会放出来,作为交换——你可要好好活着,别轻易死在我以外那些渣渣手里。”

“……”不就是为了让我和他打架,这什么霸王条款。

但是他喉结一滚,说出的话却是:“你的名字?”

“什么?”嘉德罗斯楞了一下。

“做约定的话要交换名字吧?”恶魔扬了扬下巴,有点浅淡的笑意,“我以为你们天使都懂契约精神?”

“嘉德罗斯。”天使并不准备为“缺乏契约精神”道歉。

恶魔点头:“回头我会帮你刻在墓碑上的。”

“喂——!”


挂掉了金说是慰问伤势,一大半时间都在倾诉自己在地狱冒险经历的电话后,格瑞拢了拢围巾,抱起买好的东西向便利店的微波炉走去,把早餐三明治放了进去。

力天使……吗?金到底听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谣言啊,和自己对打的是这种本该早已消失的传说生物?格瑞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有些走神。

“喂,还没好?”不知什么时候排到他身后的下一位不耐烦地催促着,语气不善。

“哦,抱歉……”格瑞下意识地道歉,这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他惊讶地回过头去,目光撞进一片天火般灿烂的金色里。

“嘉德罗斯。”

他声音冷了下去。

嘉德罗斯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抛接纸盒的动作顿了一瞬,下意识地就想往身后藏。动作做了一半才想起格瑞并不是什么会向那些老顽固告密的人,欲盖弥彰地拿出纸盒又抛了起来。

他应该是咬了咬牙,腮边的肌肉拉得脸颊的曲线都不那么圆润了,像个赌气的小孩子,可能是觉得刚才下意识的掩藏太逊了。格瑞和他对视了片刻,往旁边移开一步,露出显示屏灰掉的微波炉来。

“好像坏了。”他若无其事地取出自己的三明治,“要不要来我家热?”

“去你家?”嘉德罗斯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格瑞,“可是你穿得像准备好了出门抛尸。”

格瑞低头看了下自己,厚实的长大衣,长靴手套帽子一应俱全,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刚刚嘉德罗斯看背影没认出他实在无可厚非。

“我怕冷。”他言简意赅地解释道,“你来不来?”

嘉德罗斯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来!你又弄不死我!”

他们走出店门几步远,液晶显示屏跳闪一下,又亮了起来,还是鲜红的、完好的数字,等着下一位光临的客人。

“现在可以说了吧?”关上门,嘉德罗斯立即抖落了那层轻快跳脱的面具。他交抱双臂看着格瑞,“你是什么东西?”

“你看出来了?”格瑞对这句仿佛骂人的话不以为意,给他递过来一双拖鞋,“穿过的,不介意吧?”

“如果说那种低劣的手段当然看得出来,别把我和渣渣混为一谈。”嘉德罗斯哼哼几声,把脚揣进鞋里,“但是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真的看不出来。你故意带我来这里也是有问题要问吧?刚好我也有。”

“我调查过你——天堂地狱互不连通,我能找到的都是些零零碎碎的资料,有些可信度低的被我剔除了,现在剩下几点。首先你叫格瑞,是个恶魔。”

……废话,格瑞心想,他不是恶魔难道还是个天使不成?

“你并不是地狱出战将领之一,但你在地狱地位很高。”

格瑞心中一凛,收起了刚刚那点轻视。

“就这些了,不过我现在又观察到一条。你能来人界,显然物质化程度很高,可你又是紫眼睛,我听说高等恶魔才会是紫眼睛。”嘉德罗斯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会是我这个怪物的同类吗?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