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九

努力投喂喜欢的人!

【酒茨】论如何捕捉一只乱入·的梦魅 2

此章过渡用

接下来要写他们打架,感觉会死。

本文甜饼不用担心


最后茨木还是不得不在酒吞的梦境里住了下来。归根结底他并不很讨厌这个宽广无垠到仿佛是一整个世界的梦境,只是讨厌其中的某些环境而已。当酒吞拉着他转移到雪山下面朝溪水背靠树林的一间小屋时,他嘴上还嘟嘟囔囔着,一双金眸已经开始活泛地四处乱瞟了。

酒吞从隔壁棚屋拖了干柴进来的时候正看到茨木闪电般从那对鹿角上收回手,不自然地偏开头,像是懊恼于自己的孩子气。

酒吞笑了一笑,先去升好了壁炉,转身又看见茨木蹲在书柜前,目光在书脊上一一扫过。

“这么喜欢?”酒吞也蹲到他身边。

“嗯。”茨木毫无芥蒂地点头。

“那就劳烦你在这待一阵了。”酒吞支着脸看了他一会,站了起来。

“哦,再见。”茨木心不在焉地答道,眼睛已经往摇椅飞去了。

“对了,”酒吞走到门口又倒了回来,“你是梦魅吧?”

“有什么疑问吗?”茨木不知从哪拖出一床毯子在摇椅上抖开,抽空瞥了一眼酒吞。

“那你也会湮灭吗?”

“……那是什么?”

“……”

 

酒吞并没有见过不会湮灭的梦魅——当然有可能是因为他见过的样本数量太少,他甚至没见过这种人形的梦魅呢——但是,提前做好准备总没有坏处。

哦不要误会,当然不是准备迎接他的湮灭,而是准备阻止的方法。

但是他现在遇到了显而易见的困难。

关于梦魅的记录太少了——它们是纯粹的精神体,清醒地进入梦境一窥真容已经很困难,更别说系统地观察研究了。酒吞对着一片空白的笔记本大眼瞪小眼了一上午,终于忍不住把这张傻兮兮蹦不出一个字来的纸团吧团吧扔进了纸篓,起身取过椅背上的外套搭在肩上。

去找青行灯好了。那女人什么都知道。

……反正报酬也只是故事而已,他最不缺的东西。

 

青行灯听着酒吞的叙述,慢悠悠地磨着自己新做的指甲,一点莹绿色的鬼火飘过来,被她随手挥走。

“所以……你怎么确定他是个梦魅的?你见过的、听说过的梦魅都没有这样的吧?”

酒吞皱了皱眉:“他自己说的,而且他进入我梦境的方式和正常梦魅是一样的……话说我来找你是来解决问题不是来回答问题的吧?怎么阻止梦魅的湮灭?”

“有时候要先了解问题才能解决问题。”青行灯不以为意,“不理解故事怎么把故事讲得打动人心?”

酒吞习惯了她随时随地发散到故事的能力:“那你还需要知道些什么?”

“太多了。”青行灯摇头,“你讲不完的。”

“你——”

酒吞还未发作,一个枕头劈头盖脸地糊了过来。

“那就不要讲了,你睡吧。刚好你找到我之前的这几天都没有睡过是不是?”青行灯站起来,盈盈一笑。

“我还没告诉过你我的种族吧?”

“——我啊,也是梦魅呢。”

 

酒吞捧着枕头。

 

酒吞面无表情。

 

酒吞倒头就睡。

 

“啧,真是荒凉。”青行灯足尖在地上点了点,又嫌弃地缩回来晃了晃。

“难怪他待不住。”

“他待的地方可不荒凉。”酒吞花了一段时间才完全进入梦境,刚好听见。

“我带你去。”

 

青行灯一路都在对环境啧啧称奇,用各种修辞各种句式赞扬或者贬损,酒吞听了一路,终于忍不住了。

“还是什么都不打算告诉我吗?你在掩饰什么?”

“哇,被发现了。”青行灯倚在灯杆上笑得毫无诚意,“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所谓,非严格意义上,我是他姐姐,我们的魔法内核是同一类。”

“但是啊,现在好像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那边,着火了呢。”

酒吞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瞳孔一缩。

熟悉的雪山,熟悉的地狱黑焰。

不该出现在雪山的黑焰。

酒吞飞奔了过去。

 

“哎呀哎呀,关心则乱呢。”青行灯依旧笑着,慢悠悠地飘了过去。

tbc

评论(1)

热度(30)